唐陌轩明乐

本命三舞,初心虹蓝,最近吃晴乐,喜欢时之歌的云轩,吃轩她,还有天行九歌的非良,文渣一枚

回归短篇《散尽》【晴明×神乐】

《散尽》
短篇主晴乐,专业刀子,BE,文渣三舞晴乐回归。话说都这多长时间了,身为官配的你俩怎么还是那么冷啊!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时间流逝,转眼间一切都变了模样,那位少女坐在窗前,仰望着眼前的樱花树,低下头学着他的样子,在崭新的蓝符上画上了几笔咒语。
“最近很忙吧。”
笔止,她朝着身边的人微微的一笑,眼前的白发男子抬起头,溺爱的抚摸着她的青丝,叹了一口气,握住她的玉手,呢喃的细语在她耳边回响。
“是的,很忙,平安京出现的灾变越来越多,总是奔波于各地救灾,也幸亏有你们陪伴,我才能安心一些。”
晴明淡淡的说着,她也只能是无奈一笑,谁让他是这里最伟大的阴阳师呢?这种肩负在他身上的责任,是永远都无法摆脱的。
看着神乐画过的符咒,晴明也是淡然一笑,握住神乐的那只手,不由得更紧了,他轻笑着,仰望晴天,回忆着曾经的天堂。
“还记得你第一次让我教你写字的样子,明明什么都不知道,却拿着我的毛笔渴望着写字,我还记得我当初问你想要学写什么,你你这符咒上的咒语,告诉我想要学那个,从那时开始,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简单……”说到这里,晴明忽然顿住了,叹了一口气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“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我都快握不住你的手了……”
神乐诧异的看了一眼他,握起笔,又一次在蓝符上留下了字迹,说到底,还是晴明手把手教出来的字,在神乐刻意的莫非下,二人写出来的字迹几乎毫无差异。
他在樱花树下,如此静静的看着她学着自己的模样画符,浅浅一笑,樱落之美,她笑颜常在。
但是,谁都没有想到,一切回来的那么快。
仿佛上一刻他还紧握着她的双手,下一刻,黑夜便笼罩了整片天空。
八岐大蛇的封印随着黑夜的降临也破开,无数的阴气入侵到了阳间,魑魅魍魉作恶猖獗,原本就不平凡的平安京更是在这一刻瞬间瓦解,亡灵满街,黑气动荡,没有人可蜷缩的平静之地。
街道上,晴明高喊着咒语,拨开云雾下的亡灵,手中刚刚抛出的符咒,最终还是晚了一步。
神乐站在八岐大蛇面前,看着逐渐死去的蛇神,晴明呆呆的,一句话也无法说出来,当最后一缕黑气进入神乐的体内,神乐只是朝着他淡淡的一笑,喃喃着,微笑着。
“我把他封印了,封印在了我的身体里。”
封印邪神所付出的代价,是每一位阴阳师都心知肚明的事情,晴明呆呆的看着她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,那样的勇气,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吧。
“说到底,我还是一位阴阳师,事情的代价我很清楚,但我还是这样做了,而且绝不后悔。”
神乐的淡然一笑,换来的却是晴明的震惊,这是在陨灭和天下间所做出的艰难抉择,在这样的抉择下,这个女孩竟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天下,她微笑着面对着一切,那散尽的黑气,散尽的事情。
晴明慌忙的接住了她幼小的身躯,在逐渐漏出的阳光下,她的身体竟是异常的冰冷,发白的脸色,苍白的微笑。
八岐大蛇死后,博雅忙于安抚失去亲人的人们,八百比丘尼继续守护在阴阳之交,而神乐则被晴明带到了一个偏远的山村,说是为了养病,可是这样的养病,又是否是送别?
神乐茫然的伸出双手,看着她早已看不见的人,封印邪神所带来反噬早已逐渐降临到她的身上,失去了触觉的双手,看不到光芒的黑眼。
她独自一人坐在窗边,推着轮椅,而她的双腿早已无法站里,吃力的推开门窗,感受着她感受不到的阳光。
“我本来还以为古籍上写的文案那只是恐吓,可是当第一缕黑气进入我体内时,我才知道,一切都是真的。”
神乐回首过去,朝着身后微微一笑,即使看不到,却也能感受到在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。
晴明皱着眉头,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她说的话,只是看着窗外,淡淡的说道:“这已经是第五天了……”
“是啊,还有两天。”神乐叹了一口气,伸出手想要触碰天边的日光,死后感受到了她一直无法触碰的阳光。
“晴明,现在外面是什么样的?”
“外面吗?”晴明愣了一下:“阳光十分灿烂,也很温暖,孩童在清塘边嬉戏,绿树青翠,平安京的樱花开得比以前更加的美艳,仿佛朝霞……”
晴明对着她,描述着眼前的景象,神乐细细的听着,仿佛她已经看到了,感受到了。
“诶?晴明你干什么?”
他白发忽然散开,一条蓝绫抚上了她的双眼,随后感受到的,是他的怀抱,和他散落的长发。
那条蓝色的发带是神乐送给他的,从接过那一条发带开始,他就从来没有摘下过,此刻他紧紧的抱住她,泪水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滑落。
“你的眼睛不是看不见了,只是被遮住了,眼前的风景很美,你一定要去看看。”
他抱着她,在阳光的渲染下,染上了一层金光。
第二天,他推着她的轮椅,漫步于山夜间,漫山的樱花绚烂,如彩云朝霞,荷塘清浅,荡起一抹纯真的微笑。一切是那么美好,在他眼里,在她心底。
“樱漫飞舞!绿叶青山,碧波荡漾!神乐!神乐!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啊!快看看这比以前更美的风景。”
蓝绫滑落,神乐惨淡的一笑,晴明的呼喊,算是给她送行前的安慰吗?她感受着绸缎的滑落,刚想假装着附和几句,却毫无防备……
那是什么?光……
眼前的风景却是美如画,山清水秀,孩子们纯真的笑颜,比以前更加绚烂的樱花,一切都和他描述的一模一样,只是,现在少了给她描述风景的那个人……
……
时光飞逝,再次摊开曾经写过的书卷,已经过去五十年,五十年,足以改变很多,那一天过后,再也没有人看到过晴明,反正他也是行踪不明的,身为白狐之子,说不定早跑回深山隐居了也不一定,博雅的头发花白了,神乐都有不忍心看他现在的模样,八百比丘尼也似乎找到了她的终点,众位式神奔赴西东,寻找着属于自己的生活,而自己也继承了晴明当初的职位,守护着一方土地。
偶然间,发现了他藏在箱底的一本书,摊开一看,书页都早已泛黄,字迹也是模糊不清的,记录了时间便签的脚步。
我相信,当你发现这本书的时候,已经过去很久了,很遗憾没能看到你白发的模样,我还是对此很好奇的。
八百比丘尼怎么样了,没有我她能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呢?唉,她的追求也真是奇怪。
话说,我留给你的阴阳术你还记得吗?当初八岐大蛇留下的反噬还有后遗症吗?还是很担心你的……
……
晴明零零散散的写了很多,没有大体的一个中心,直到最后一页,他忽然写到——神乐,还有一件事,我一直想告诉你……
当看到这里的时候,神乐还以为他会写一些比较正经的事情,可是没想到。
你送我的那条发带……我很喜欢……我送你的金鱼,你还戴着吗?
带着……一直都戴着呢!
……
【END】

评论(9)

热度(38)